于以玄月

自当,安之若素。

分手(赵处知道真相的另一种打开方式)

 

 


  • 我必须承认我就是忍不住想虐沈大美人,我认罪我忏悔。




赵云澜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沈巍正坐在床边上给他熨衣服。动作轻柔又仔细,赵云澜倚在门框上看了半天,就好像沈巍手里的不是昨天进门被他自己随手扔在地上的衣服,而是什么稀世珍宝。

许是他的目光太炙热,沈巍有所察觉的抬起头来。看到他,嘴角便带出一个笑。“怎么了...”

“我们斩魂使大人可真是贤惠,”赵云澜从门框上直起身子。他只穿着一个浴袍,本就没系带子,现在一站直便露出光裸的整个上半身,上面还留着几滴没擦净的水珠。

沈巍眨了眨眼,便慌忙低下了头接着去熨那手里的衣服。赵云澜眼看着一抹浅浅朱红色爬上了他的耳尖,不由得轻笑道,“你这又是想什么呢,我明明哪都没露。”语毕走上前在沈巍身边坐下,伸手去夺他手里的熨斗。

“诶我还没熨完...”

“熨什么熨啊?又不着急穿。”赵云澜把熨斗和衣服都扔在了一边。“春宵苦短,大人不如多看我几眼,我可比那衣服好看多了。”

沈巍惯是听不得赵云澜叫他“大人”,咽了下口水,没说话。

赵云澜看自己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对面这人不但没什么反应甚至还打算说点什么,便立刻身体力行的凑过去,二话不说的以吻封缄。

没一会,赵云澜的手便不安分的想去脱沈巍的衣服。没想到沈巍一把推开他,“我还没洗澡...”

赵云澜知道沈巍有些洁癖,但现在这个情况...

赵云澜一边嚷嚷着别洗了一边接着去扒衣服,沈巍也不敢真的用劲去挡唯恐伤了他,喊了半天赵云澜的名字也没用,半推半就间被他把衬衫扒了下来。赵云澜又伸手去解他皮带,可天知道沈巍是无法忍受不洗澡做这些事情的。他一时情急,两个字不由得脱口而出。

他喊的是,“昆仑...”

话一出口,赵云澜的动作就停了,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。然后没等他说什么,就松开了手。“对不起啊...你去洗澡吧。”

沈巍的潜意识让他喊出了昆仑这两个字,可他却觉得自己喊的是云澜。所以他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,一时间没看懂赵云澜那一眼里的含义。

等他洗了澡出来的时候,赵云澜已经侧躺着盖好了被子。沈巍走过去把被子掀开坐下,看着赵云澜的睫毛动了一下,带了些羞赧伸手去握他的手。“云澜,我洗完澡了,我们...”

赵云澜没让他握住,而是把手抽了出来轻轻的拍了他的手两下。“今天特调处的案子挺多的,我突然有点累了。”

沈巍垂了垂眼,转身去关了床头灯。





“大荒之间,山有不合,承云之巅,以为天柱...”赵云澜的手指在书页上划来划去,最后在终于停在了某一行上。他缓缓的念出来,“大荒山神...昆仑。”

赵云澜“啪”的一声把手中的上古秘闻录合上了。

书里说,昆仑君自三皇五帝时期就存在,不周山倒下之前就已经大荒封圣。可这么一推算,不就正好是沈巍初生那个时候。那这个昆仑,和斩魂使到底有什么关系。能让他在一万年后,几乎情动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喊出这个名字。

情动的时候。赵云澜自嘲的笑了一下,把书塞回书架里。睡都睡过了,情人在潜意识下喊别人的名字。

他赵云澜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失败过。





沈巍感觉到,这些天,赵云澜有点不一样了。

也不是说对他的态度哪里不好了。还是嬉皮笑脸的,沈巍却总是觉得不对劲。可他毫无头绪。

刚想到这,沈巍的手机震了一下。

沈巍从来不用手机,这手机是赵云澜硬塞给他的,里面自然也只有一个人的号码。震了一下就证明是他要找他,沈巍连忙划开屏幕。

赵云澜给他发了一条短信:晚饭不回去吃了。

沈巍抬眼看了一下桌上已经做好的两人份的几菜一汤,苦笑了一下。

赵云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。刚推开门,就看见沈巍正坐在沙发上。见他回来,走过来接他的外套。

赵云澜看了一眼表。“你怎么还没睡啊。”

“惦记着你,睡不着。”

沈巍甚少说这样直白的话,然而赵云澜没什么太大的反应。直到沈巍帮他把衣服挂好,也没听到赵云澜的任何一句回应。

他只好接着说。“一周了,你天天这么晚回来,早晨又走的那么早。”勉强的笑了一下,“我差点以为你在躲我...”

赵云澜没说话。

沈巍咬了一下嘴唇,回过身想抱赵云澜一下。

赵云澜躲开了。

沈巍闭了闭眼,站在原地不动了。他不明白。他等了他一万年,他们只在一起了几个月,他就腻了吗。沈巍伸出手摸了摸胸口的那个吊坠,“云澜...到底怎么了?”

赵云澜往后退了一步,靠在门口的柜子上。

沈巍攥着吊坠,等他开口。殊不知赵云澜正紧紧的盯着他那枚吊坠,那几乎是沈巍最宝贵的东西了,干什么都不肯摘下来。

“这...链子。是昆仑给你的吗?”

沈巍惶然抬起头来看他。这个眼神,赵云澜看了一眼,就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行吧,还天天在脖子上挂着旧情人给的定情信物跟他睡。沈巍,你真是好样的。

赵云澜低头看了眼地,深吸了几口气。“我以前,一直挺混蛋的。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就这样了,五行缺爱。”他又看了一眼沈巍,“直到我遇见了你,我才明白我以前都是虚度了。就算你是什么斩魂使,我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你想和你好好的在一起...”

沈巍也看着他,两个人就这么无言的对视了一会。

赵云澜突然笑了。“你看我这个人就这样,本来有一肚子的话想说,结果到最后也说不出什么东西。”

然后,他收敛起了笑容。

“沈巍,我们还是分开吧。”





赵云澜发誓,他一点都不想看见沈巍这个样子。

沈巍的眼眶红红的,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“为什么...”一万年了,他好不容易找回了他。现在刚过了几天的欢愉时光,他就又要丢下他了吗。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,甚至强挤出了一点笑容出来。“你是不是觉得我...管得太多了?那我答应你,你以后再去哪什么时候回来,我都不问...我...”

“沈巍...”

“还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你不喜欢,你告诉我,我都改。”沈巍突然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伸手把眼镜摘了,瞬间恢复了本来的模样,长发曳地。“你是不是喜欢我这个模样?那我以后都这样。你不喜欢别人看见我这副模样,那我以后就哪都不去就好好待在家里等你回来...”

赵云澜的眉毛簇着,他觉得他几乎有一种沈巍特别特别爱他的错觉。

他一直不说话,沈巍眼睛里的水雾越来越重。

“你这样,是不是因为我和昆仑长得很像。你拿我当他的替身。”

沈巍僵住了,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半晌,垂下了头。

“你不想说就算了,我不会逼你的。”

赵云澜往前走了半步,却被沈巍拉住了袖子。

“你跟我来。”





五分钟后,赵云澜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屋子的画像。

大的、小的、发火的、大笑的,穿着各种时代衣服的。画像上的人...都是他。

赵云澜转头看了一眼一面墙上挂着的一副巨大的古画。半天才出话,“这...就是昆仑?”

沈巍没回答他,只是小声的说。

“没有什么替身,从我在邓林之阴遇见你之后。这一万年兜兜转转从始至终,都只有你。”




END.
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226)
热度(8658)
©于以玄月 | Powered by LOFTER